周行逢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本词条缺少概述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周行逢(916年―962年),朗州武陵(今湖南常德)人,出生于农家。五代时期曾任武平节度使。应募为楚主马希萼部静江军卒,与王进逵、潘叔嗣、张文表等人结为“十兄弟”,在十人中最有计谋。行逢积功成为的军校,后升任静江指挥副使。
本    名
周行逢
所处时代
五代
出生地
朗州武陵
出生时间
916年
主要成就
五代时期曾任武平节度使

周行逢人物生平

编辑
周行逢,朗州武陵(今湖南常德)人,最初和王进逵同是静江军中的兵卒,担任楚王马希萼的军校。王进逵攻打南唐将领边镐,周行逢攻陷益阳,杀死南唐军士两千多人,活捉南唐将领李建期。王进逵担任武安军节度使,让周行逢担任集州(今四川南江)刺史,做王进逵的行军司马,王进逵与刘言不和。广顺三年(953年),周行逢就和王进逵密谋杀掉刘言。王进逵占据武陵,周行逢占据潭州(今湖南长沙)。 [1] 
显德元年(954年),后周朝廷任命周行逢为武清军节度使,总管潭州军政大事。潘叔嗣杀掉王进逵,有人劝其进占武陵,潘叔嗣说:“我杀王进逵,只为大家活命,武陵不是我想得到的。”就返回岳州,派其客将李简率领武陵人前往潭州迎请周行逢。周行逢进入武陵,有人请求把潭州送给潘叔嗣,周行逢说:“潘叔嗣杀死主帅,犯下死罪,只因他拥立我,才不忍心杀他,要是给他武安,那就是我让他杀害王公。”于是让他来任行军司马。潘叔嗣气恼,称病不去,周行逢恼怒地说:“他又想杀害我!”就假装把武安给他,让他到武陵接受任命,来后就杀掉他。 [2] 
周行逢出身于武陵农家,幼时家贫贱,没有德行,喜欢说大话。进入武陵后,还能注意节俭,且性格坚毅,敢于杀戮,手下将吏如有恃功自大者,一律绳之以法。有十余名大将谋划叛乱,周行逢设宴请诸将,喝到半醉时,派壮士将他们捉住杀掉,全境上下莫不惧服。百姓犯错不论大小全判死罪,夫人严氏告诫道:“人有善恶之分,怎能不分清红皂白全部杀掉呢?”周行逢恼怒地说:“这是外面的事,女人知道什么。”严氏不高兴,欺骗他说:“我家佃户,因你而地位升高,不专心务农,常仗势欺民,我想亲自去看一下。”严氏去后就长期居留,每年穿青裙监督佃户送租进城。周行逢前去看望她,劝她道:“我已富贵,夫人何必自找苦吃。”严氏说:“公还记得做户长时的情形吗?百姓租田后,常遭鞭打,今天富贵,应该身先力行,怎能马上就忘记过去呢?”周行逢强行要她随行,让群妾送上轿子,严氏不肯,并说:“公行法太严失去民心,所以不想留下,一旦灾祸来临,田野之间容易逃命。”周行逢因此稍稍减轻刑罚。 [3] 
建隆三年(962年),周行逢生病,召集将吏,把其子周保权托付给他们说:“我由乡下入伍,当时一共十人,都被杀死,只有衡州刺史张文表独存,他因没有当上行军司马常心中不满,我死后,张文表必然叛乱,到时让杨师璠讨伐他。如他不干,就闭城坚守,归附北宋朝廷。” [4] 
周行逢死后,周保权即位。张文表听说后,恼怒地说:“周行逢和我一同由贫贱创立功名,现在怎能北面侍奉小儿!”就率兵叛乱,攻占潭州。周保权向北宋求援,又命杨师璠讨伐张文表,将周行逢遗言告诉他,情至泪下,杨师璠也流着泪,对部下说:“你们见过这样的郎君吗?没有长大就如此贤明。”军士们被感动,都愿效力。杨师璠到平津亭,张文表出城迎战,大败。起初,周保权求援,宋太祖赵匡胤慕容延钊讨伐张文表,还没到,张文表已被杨师璠俘获。慕容延钊进入朗州,周保权率家族到京城朝见。 [5] 

周行逢历史评价

编辑
欧阳修新五代史》:①“少贫贱无行,多慷慨大言。” [6]  ;②“能俭约自勉励,而性勇敢,果于杀戮。” [6] 

周行逢史籍记载

编辑
《新五代史·卷六十六·楚世家第六》 [6] 

周行逢家庭成员

编辑
妻子:严氏
儿子:周保权
参考资料
  • 1.    《新五代史·卷六十六·楚世家第六》:周行逢,武陵人也。与王进逵俱为静江军卒,事希萼为军校。进逵攻边镐,行逢别破益阳,杀李景兵二千余人,擒其将李建期。进逵为武安军节度使,拜行逢集州刺史,为进逵行军司马。进逵与刘言有隙,行逢为画谋策袭杀言。进逵据武陵,行逢据潭州。
  • 2.    《新五代史·卷六十六·楚世家第六》:显德元年,拜行逢武清军节度使,权知潭州军府事。潘叔嗣杀进逵,或劝其入武陵,叔嗣曰:“吾杀进逵,救死而已,武陵非吾利也。”乃还岳州,遣其客将李简率武陵人迎行逢于潭州。行逢入武陵,或请以潭州与叔嗣,行逢曰:“叔嗣杀主帅,罪当死,以其迎我,未忍杀尔。若与武安,是吾使之杀王公也。”召以为行军司马。叔嗣怒,称疾不至,行逢怒曰:“是又欲杀我矣!”乃阳以武安与之,召使至府受命,至则杀之。
  • 3.    《新五代史·卷六十六·楚世家第六》:行逢故武陵农家子,少贫贱无行,多慷慨大言。及居武陵,能俭约自勉励,而性勇敢,果于杀戮,麾下将吏素恃功骄慢者,一以法绳之。大将十余人谋为乱,行逢召宴诸将,酒半,以壮士擒下斩之,一境皆畏服。民过无大小皆死,夫人严氏谏曰:“人情有善恶,安得一概杀之乎!”行逢怒曰:“此外事,妇人何知!”严氏不悦,绐曰:“家田佃户,以公贵,颇不力农,多恃势以侵民,请往视之。”至则营居以老,岁时衣青裙押佃户送租入城。行逢往就见之,劳曰:“吾贵矣,夫人何自苦邪!”严氏曰:“公思作户长时乎?民租后时,常苦鞭扑,今贵矣,宜先期以率众,安得遂忘垅亩间乎!”行逢强邀之,以群妾拥升肩舆,严氏卒无留意,因曰:“公用法太严而失人心,所以不欲留者,一旦祸起,田野间易为逃死尔。”行逢为少损。
  • 4.    《新五代史·卷六十六·楚世家第六》:建隆三年,行逢病,召其将吏,以其子保权属之曰:“吾起陇亩为团兵,同时十人,皆以诛死,惟衡州刺史张文表独存,然常怏怏不得行军司马。吾死,文表必叛,当以杨师璠讨之。如其不能,则婴城勿战,自归于朝廷。”
  • 5.    《新五代史·卷六十六·楚世家第六》:行逢卒,子保权立。文表闻之,怒曰:“行逢与我起微贱而立功名,今日安能北面事小儿乎!”遂举兵叛,攻下潭州。保权乞师于朝廷,亦命杨师璠讨文表,告以先人之言,感激涕泣,师璠亦泣,顾其军曰:“汝见郎君乎?年未成人而贤若此。”军士奋然,皆思自效。师璠至平津亭,文表出战,大败之。初,保权之乞师也,太祖皇帝遣慕容延钊讨文表,未至而文表为师璠所执。延钊兵入朗州,保权举族朝于京师,其后事具国史。
  • 6.    《新五代史·卷六十六·楚世家第六》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5-02-19]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历史年代 历史事件 历史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