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ì yáng qiāng]  

弋阳腔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弋阳腔,江西省弋阳县地方传统戏剧,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南宋中期,南戏经信江传入江西,在弋阳地区结合当地方言和民间音乐,于元末明初孕育出一种新的地方声腔弋阳腔。弋阳腔的唱腔结构最初采用曲牌联套体,形成极富特点的“徒歌、帮腔”演唱方式。明代中叶又发展出打破曲牌联套体制的滚调,并繁衍出多种变体。
2006年5月20日,弋阳腔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编号Ⅳ-5。 [1-2] 
中文名称
弋阳腔
批准时间
2006年5月20日
非遗级别
国家级
遗产类别
传统戏剧
遗产编号
Ⅳ-5
申报地区
江西省弋阳县 
别    称
高腔

弋阳腔历史渊源

编辑
弋阳腔,它形成于元末明初之际。据《南词叙录》说,它当时盛行于北京南京湖南、福
戈阳腔演出
戈阳腔演出(5张)
建、广东等地的舞台上。 [3] 
明代中叶又发展出打破曲牌联套体制的滚调,进一步增强了声腔音乐的戏剧性和表现力。在广泛流播的过程中,由于该腔善与当地语言和民间曲调结合,在它的直接、间接影响下弋阳腔繁衍出多种变体,由此形成高腔体系。 [1]  [4] 
明清时期弋阳腔经过一定时期发展,已达到完整成熟的阶段,主要变为徒歌和帮腔两种形式,也就是唱和形式。这种演唱形式主要来自于传统的百姓劳动,在当时社会中,农村劳作时非常流行弋阳腔,农民们以弋阳腔独特的唱腔来缓解劳作中的辛苦。 [5] 

弋阳腔文化特征

编辑

弋阳腔角色行当

弋阳腔的角色分为小生、正生、老生、二花、三花、小旦、正旦、老旦等行。 [1] 

弋阳腔唱腔

弋阳腔的唱腔结构最初采用曲牌联套体,演出时仅辅以锣鼓而不用管弦伴奏,演员一人演唱,数人接腔,形成极富特点的“徒歌、帮腔”演唱方式,明代中叶又发展出打破曲牌联套体制的滚调,进一步增强了声腔音乐的戏剧性和表现力。 [1] 

弋阳腔表演特色

弋阳腔独特的发展形式,形成了弋阳腔的兼容性,明清时期的弋阳唱腔,既包含宋元戏曲的特征,还包含昆曲、明词等特征。其特征就是徒歌与帮腔的演唱方式、以及体现人民生活的内容形式。 [5] 
在明代,弋阳腔往往是改编昆山腔的现成剧本而成,唱词通俗,顺口而歌,便于群众接受,其歌唱方式是一人独唱,众人帮腔,只有喧闹的锣鼓等打击乐伴奏。 [1] 

弋阳腔代表剧目

编辑
弋阳腔剧目分连台大戏和传奇本两大类,前者包括《三国传》《水浒传》《岳飞传》《目连传》《封神传》等,后者包括《青梅会》《古城会》《定天山》《金貂记》《珍珠记》《卖水记》等。 [1] 

弋阳腔流行地区

编辑
弋阳腔主要在江西省内的贵溪、万年、乐平、鄱阳、浮梁、上饶等一些地区传承延续,明代前中期曾流布及于安徽、江苏、浙江、福建、广东、湖南、湖北、云南、贵州及北京等地。 [1] 

弋阳腔传承保护

编辑

弋阳腔传承价值

弋阳腔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奇葩,它对中国戏曲尤其是中国地方戏曲发展的贡献是无可替代的。 [1] 
弋阳腔在明清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在城市中人们加上了弹唱的形式,为后来京剧形成奠定一定基础,也有利于促进当时整个戏曲行业的发展。 [5] 

弋阳腔传承现状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弋阳腔的传承步入困境,演艺队伍严重老化,剧团名存实亡,许多优秀剧目和唱腔曲牌濒临失传,即使在其流行地,弋阳腔也多年不能与观众见面,陷入了被人遗忘的尴尬境地。 [1] 

弋阳腔传承人物

林西怀,女,汉族,2018年5月8日,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代表项目:弋阳腔。 [6] 

弋阳腔保护措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大力挖掘抢救弋阳腔。1953年,当时的江西省文化局(现江西省文化厅)创办了江西省赣剧团弋阳腔演员训练班(又称赣剧1班),从各地民间班社选聘12位弋阳腔老艺人在南昌教学,招收了25名小学员,传授弋阳腔传统剧目与唱腔。 [7] 
2015年,江西省艺术研究院积极申请国家艺术基金,还举办了“弋阳腔音乐人才培养”高级研修班,培训历时7个多月,吸收全国专业演员、演奏员及研究人员40多人参加。 [7] 

弋阳腔重要活动

编辑
2018年8月18日下午,在江西省上饶市市民公园举办的全国广场舞展演活动上饶基层展演专场中,来自上饶当地的舞蹈队伍中,有4支队伍带来同样一个节目——《好一个高腔》。在《好一个高腔》节目中,创作者在背景歌曲增加了弋阳腔元素。 [8] 
2019年6月19日,弋阳腔革命现代戏《方志敏》在由中宣部、文化和旅游部主办的2019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中进行了专场演出。 [9]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国家级-非遗 传统戏剧-非遗 非遗-非遗 戏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