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é]  

(四肢退化的爬行动物的总称)

编辑 锁定
蛇是当今自然界最成功的食肉动物群之一,身影遍布全球。它与人类同行的历史充满了神秘、超自然的色彩,是艺术、宗教等各种想象和隐喻的灵感之源。蛇的祖先最早可追溯到侏罗纪中期的安氏黎明蛇,到了晚白垩世早期(约1亿至9500万年),蛇类已有了全球性分布。 [1] 
蛇类是历经1.3亿年的漫长进化发展而成的一个特殊生物类群,对维护生态平衡有着重要作用。蛇属于变温动物,进化程度较低,其分布和生存受气候影响较大,是一稳定性较为脆弱的生物类群。 [2] 
根据《The Reotile Database》的收录,全世界有蛇3425种,中国有241种。据赵尔宓《中国蛇类》记载,中国有蛇类205种。 [3] 
蛇类是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类重要的生物资源,在维护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平衡和安全中具有重要的作用,也是中国重要的传统医药和食品的组成部分。 [3]  主要分布于热带和亚热带。 [4] 
  • TA说
自上古时期,人们就创造了各种美好的神话故事,故事里的世界具有神奇的力量和无限可能,虽然现在看起来天马行空,但是原始社会的人们怀着敬畏的态度对大自然中的神奇力量顶礼膜拜,久而久之,每个部落都有了自己的图腾,其中蛇作为当时的佼佼者被大多数部落所信仰,供奉。...详情
相关新闻
内容来自
中文学名
拉丁学名
Dendroaspis polylepis
别    称
小龙、虵
动物界
脊索动物门
亚    门
脊椎动物亚门
爬行纲
亚    纲
双孔亚纲
蛇目
亚    目
盲蛇亚目、原蛇亚目、新蛇亚目
分布区域
全球范围
英文名称
Snake;Serpent;Python

形态特征

体形细长,无四肢,也绝无前肢带。最小长100毫米,最大如南美的水蟒长达10米以上。低等种类往往有后肢带,少数体外还有后肢的残迹。无耳孔,也无鼓膜、鼓室和耳咽管
蛇的身体器官 蛇的身体器官
。除一些穴居种类的眼隐于鳞片下面外,眼外均罩1层由上、下眼睑愈合形成的透明薄膜。舌细长,分叉,可以伸缩。颈部一般不明显。躯干与尾之间以1个呈横裂的泄殖肛孔分界。身体构造的特点主要是与体形变细变长和吞吃大型食物有关。体形变长不是靠脊椎骨的延长,而是靠脊椎骨数目的增多,多达141~435枚,除前2枚背椎外,从第三背椎起每一背椎连有1对长的肋骨。内脏器官增长,成对的器官往往前后配置或者一侧退化。倒钩样牙齿在吞食时有攫握食物的作用。上颌骨、腭骨与翼骨疏松地联结于脑颅上,可交替移动,将食物向口内挪;下颌骨左右两半由韧带相连,并借方骨连于胸颅上,所以口可以张得很大,又兼下颌部皮肤松弛,没有胸骨,腹部肌肉有节奏的收缩,可使吞下咽部的整体大型食物移向胃内。雄蛇尾基部两侧有1对交接器,交配时自内向外经泄殖肛孔两侧翻出,每次交配只用其一。卵生或卵胎生。 [4] 

生活习性

喜暖怕寒

蛇是一种体温随气温而变的变温动物,因为蛇本身没有完善的体温调节机制来产生和维持恒定的体温。 [5] 
蛇类活动的最适温度是20~30℃,在这适宜范围内蛇的生长速度也随气温上升而直线上升。例如有一项研究结果是,在18℃、23℃、28℃温度下,眼镜蛇成蛇月增重量分别是64.7、72.7、94.3克(幼蛇相差更大)。但超过35℃左右就会厌食、生病,40~45℃以上迅速死亡。 [5] 
空气湿度对蛇类也有很大影响,一般以50~70%为宜。过高易患霉斑病、肺炎等,南方死亡率较高;过低(例如北方春旱期)则因水分蒸发过快不利于蜕皮(尤其是孕蛇),影响它继续生长,甚至造成死亡。“蛇过道,大雨到”,也是因为雨前气压低、湿度大,蛇感到不适到处乱跑的结果。 [5] 

蜕皮

“和其他动物不同,蛇类的身体会一直成长,直至死亡之日。它们的表皮,却不能长大。因此它们需要把旧皮蜕去。”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曾晓茂说。 [6] 
成年蛇类一般每年蜕皮3次左右,而幼年的蛇类生长速度快,蜕皮次数更多。 [6] 

繁殖

蛇一般在春季初夏交配,夏季产卵孵化,否则幼蛇没有足够时间积累足够的脂肪度过冬眠。9月以后出生的幼蛇,死亡率高达50%。 [5] 
在南美洲的雨林深处,有一种名为彩虹蟒的蛇类很有代表性。为了缓和蜕皮,彩虹蟒会分泌一种带有强烈气味的体油,在旧皮与新皮间产生润滑。 [6] 
彩虹蟒的每个鳞片就像是棱镜,把光线折射成七彩光芒。但要是想吸引异性交配,它必须靠着新皮的气味,而非斑斓的颜色。收到气味的引诱,公蟒趁着夜色,一路尾随母蟒,随之缠绕母蟒开始调戏引诱。 [6] 
剑纹带蛇的交配仪式,戏剧张力之强,可谓世界之最。这种蛇类生活在加拿大东部,冬眠期大约维持六个月左右。中科院动物所首席科学家蒋志刚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蛇类而言,冬季往往食物匮乏、天气寒冷,必须减少新陈代谢,放缓能量的消耗,因此冬眠是其生存战略。 [6] 
母剑纹带蛇身体的一侧有红色的条纹,在它结束冬眠期后,一离开巢穴,它的表皮就散发出气味,甚至能吸引到30公里外的公蛇。 [6] 
体型较大的母剑纹带蛇会被“闻香”而来的众多公蛇淹没,母蛇的气味让它们疯狂。仅需一小时,母蛇就会被近100条公蛇“淹没”,这就是有名的“交配球”。为了交配,每条公蛇都不择手段,或推或挤,想把对手逼出局去,让自己抢得与母蛇交配的先机,不过最后只有一位成功,争夺战可以持续一个星期之久。最后,精疲力竭的公蛇们,自动解散分道扬镳。 [6] 
三个月后,母剑纹带蛇就可以生产了。生产的过程大约持续半小时,会生产大约30条小蛇。“母蛇在生产完后,会离开新生的小蛇们,任其自生自灭。”曾晓茂说。最终大约只有两条能得以存活,其他的不是成了猎物,就是被饿死,或是意想不到的夭折。初生的小蛇为求生存,它们必须掠食,甚至吞食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蚯蚓,出生才30分钟,天生的杀手本性便得以显现。 [6]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蛇类都是产下小蛇,大部分的蛇类都是卵生的。 [6] 

冬眠和夏眠

0°C严寒是蛇类的致命低温,因此秋末气温降到约13℃以下时就必须找地下各种洞穴去冬眠。以北京为例,1月份地面平均温度虽低到零下5.4°C,但地下1.6米处的温度仍有7.5°C。而且温度变化很小,非常适合蛇的冬眠。对于蛇类这种生态节律,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形象地称之为“蛇以春夏为昼,秋冬为夜”。由于我国冬季是世界同纬度上最冷的地区,因此蛇类冬眠的时间最长(南方3个月,北方4~6个月,长白山蝮蛇可达7个月),入地深度最深,冬眠的南界也最南,我国仅华南地区几乎所有蛇类都不冬眠。 [5] 
蛇时常聚群冬眠(有利保持穴内温度和空气湿度),而且可以各种蛇共眠。例如明代宋廉等的《元史》中有:公元1291年“大同路怀仁县(今山西怀仁)河岸崩,有蛇大小相绾结,可载数车。” [5] 
有趣的是,蛇本是老鼠类的天敌,可是在冬眠期间,老鼠反倒可以咬蛇甚至吃蛇,蛇却奈何不得。清代《本草纲目拾遗》还记载说,野猪也是冬眠中蛇的天敌:“土人言冬日蛇蛰地中,野猪嗅其气,辄翻石掘土出而啖(吃)之”。 [5] 
有意思的是,大连蛇岛上的蝮蛇除了冬眠外还有夏眠现象。这是因为蛇岛上蝮蛇的主要食物是候鸟,而7月、8月份候鸟稀少。因而长期以来形成5月、6月和9月、10月两个活动高峰,盛夏季节反而潜伏石板下或乱石缝中处于蛰伏状态。实际上,在热带和温带的干旱地区的炎热夏季中,因气温过高,蛇都有夏眠现象。 [5] 

感知能力

几乎所有的蛇类,都是凭借着惊人的感知能力生存。“它们大多视力不好,主要依靠舌头感觉震动或是自带的‘热感应器’,去感知周边的世界。” [6] 
蛇并无眼皮,无法从外观判定其是否为睡眠状态,或是伺机而动。蝮蛇的视力极差,聚焦静止的物体非常困难,但其擅于探测运动的物体。它们利用舌头产生嗅觉,蛇如果需要侦测周遭环境,会利用快速吐舌的方式收集空气中的“气味颗粒”。 [6] 
这轻巧的小舌和人类的鼻子相比之下,要灵敏得多。分岔的舌头,让蛇的嗅觉立体化,可以收集来自不同方向的气味。当老鼠移动的时候,它的气味就一路留在空气中,“气味颗粒”收集完毕,蝮蛇将舌尖顶住嘴部上方的助鼻器,进行气体辨认和分析,然后将嗅觉转化为精确的影像。 [6] 
这种方式让蛇能精准锁定猎物的方位和体型大小,即使在完全黑暗的状态下。借着如此天衣无缝的追踪装置,蝮蛇几乎从不失手。 [6] 
西部菱形背纹响尾蛇生活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其听力无助于锁定猎物,它既无外耳,也无中耳,和其他蛇类一样无法听见经由空气所传导的声音,但却可听见经由地面传导的声响,它又长又松垮的身体,可以侦测出地面上最轻微的震动,进行猎食的时候,蛇会将地面情报与吐舌所收集到的气味两者合并。 [6] 
老鼠对于响尾蛇而言是顿美餐,但靠近时,另一项特殊感知能力便上场了。在响尾蛇的眼睛中间有很深的颊窝,这些颊窝就是热感应器,可以精准侦测温度变化。像老鼠这样的恒温动物,容易成为猎物,即使是在黑夜里,其身上的温度会形成一幅热辐射的影像,被响尾蛇锁定。 [6] 
在距离之外,且毫无警觉的老鼠暂时安全,一旦它一步步进入响尾蛇热感应的范围之中,响尾蛇便会迅疾的咬住老鼠。虽然响尾蛇的毒液量,足够杀死三百只老鼠,但它只会分泌致命一击的所需之量,当老鼠安静之后便会被其吞入肚中。老鼠的热气在蛇的冷血躯体内渐渐消散,经过好几天的时间,食物才能完全消化,接着响尾蛇又一如往昔,从容滑行于岩石地带,等待下一次的杀戮。 [6] 

行进方式

行进中的蛇蔚为惊艳,没有四肢,却行动强劲敏捷。 [6] 
蛇的行进方式最常见的,就是运用身体蛇行,以S型的方式向前推进。蛇利用腹部与地面产生摩擦。如果在玻璃下方观察蛇的行进,可以看见其腹部鳞片的移动和滑行。它们的脊椎有将近五百块的椎骨,让其成为世界上最灵活的生物之一。 [6] 
蛇类被认为是从一亿年前的蜥蜴进化而来,由于蛇类生活在许多不同的地带,发展出各异的行进模式。 [6] 
比如非洲西南部纳米比亚的沙地,十分炎热,但这里的侧翼响尾蛇却能适应。它将头部抬起,身体前半部分离开地面,然后开始单侧斜行,利用上背部重复运动。若从玻璃下方观察其行进,能看到它的身体连续性地猛烈推挤,这也说明其尽可能不让身体与灼热的沙地接触,任何时候都一样。如此绝妙本领,让其行动面积加大,甚至可以爬上高达300米的沙丘。 [6] 
蛇类在水中行进最为优雅,长袍眼镜蛇与其他蛇类不同,多栖息于人类居住地附近,在南非,它常在池塘和游泳池出没,在那展现曼妙泳姿。利用蛇行的方式,眼镜蛇的身体,大喇喇地左摇右摆。 [6] 
有些品种则终身住在水中。在亚马逊的雨林里,绿水蟒以河流浅滩处为家,它可以完全潜入水中,达十分钟之久,体重可达270公斤以上。森蚺是全世界最重的蛇类,它们可以长到10米长,虽然是庞然大物,森蚺可是游泳健将。借由水的浮力,它可蛇行于水中。在陆地上,森蚺和其他大型蛇类一样,体型过大,蛇行不易,所以它们采取直线行进,利用腹部的鳞片往前推进,就像毛毛虫的行进方式一样。这种行进方式的蛇类,体型呈三角锥状,腹部扁平着力地面。 [6] 

攻击性

蛇类是天生的杀手,受害者常常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触发危险。最让人惧怕的要数非洲的黑树眼镜蛇,尽管其貌不惊人。爬行类动物专家、美国国家地理频道主持人布莱迪·巴尔博士曾在野外捕捉这种蛇,在他看来,黑树眼镜蛇是世界上行动最迅速的蛇类,同时也是最具攻击性的蛇类。 [6] 
受到惊吓时,它的坏脾气就会发作,会在树林或沙地里急起直追肇事者,攻击又快又准,飞快前进状态下亦然,行进时速可达20公里,和慢跑中的马等速。它可以在2米之外发动攻击,其毒液有立即致命的危险,追到目标后,黑树眼镜蛇会仰起它近4米体长的三分之一,它喜欢死盯着敌人的眼睛。棺材形状的头和黑口大嘴也让非洲人称其为“死神之影”。 [6] 
和其他蛇类不同,黑树眼镜蛇喜欢反复攻击猎物或让它觉得危险的人和动物,虽然只要两滴毒液,就可使人在20分钟内丧命。 [6] 
前文提到的森蚺,栖息于亚马逊河流深处,也是恶名昭著
蟒蛇
蟒蛇(17张)
的“杀手”。它不会用毒液杀害猎物,而是将猎物缠绕使其窒息而亡。不像莽撞的黑树眼镜蛇,森蚺是讲究方法和心机的伺机者。它常常潜入浅滩等待猎物,它先会在水面侦测,然后回到水底等待。它猎杀的绝招,就是出其不意。比如捕杀水面的野鸭,它用其强有力的双颌,迅捷地咬住野鸭,并拖入水中,再用身体缠绕住野鸭,挤压它的身体,只需一会,野鸭便会窒息。 [6] 
和其他蛇类一样,森蚺的双颌像是装有伸缩角链,可以吞下比自己头型还大上数倍的大餐。大型的森蚺,甚至可以吞下一条鳄鱼。 [6] 

分布范围

虽然地球上除南北极以外都有蛇的分布,但喜暖的蛇却绝大部份
蛇
(10张)
分布在热带和亚热带,温带和寒带地区蛇的数量和种类都很少。在我国,最怕寒的眼镜蛇,只分布在长江以南地区,以华南为最多;而适应较低温度的蝮蛇主要在北方,长江以南很少,华南基本没有。唐宋八大家之一柳宗元著名的《捕蛇者说》,就是写的亚热带的湖南永州(今零陵)的毒蛇。 [5] 
200多种中国蛇类中,约有四分之一为仅分布于中国的特有物种。这些蛇广泛分布于中国全境,但主要分布于长江以南的东洋界,表现出由北到南物种数量逐渐增多的分布趋势和特点。其中以福建省、云南省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分布的种类最多(85~100余种),其次为广东、贵州、湖南、四川、海南、安徽和浙江等省(60~76种);而古北界种类较少(<30种),其中青海、新疆、内蒙古和黑龙江省最少(4~10种)。 [3] 

物种分类

可分为3亚目。 [4] 

盲蛇亚目

Scolecophidia
为最原始的蛇类多具后肢带。多具后肢带。全身均匀覆盖覆瓦状圆鳞,无腹鳞分化,眼隐于眼鳞之下。 分布于世界各温暖地区。身体粗细一致,头尾均短,外形略似蚯蚓,多营穴居生活,食蚯蚓、白蚁等各种地下无脊椎动物。包括3科。 [4] 
细盲蛇科 Leptotyphlopidae
有2属93种,分布于美国南部西印度群岛中美非洲及巴基斯坦。仅下颔具齿。 [4] 
异盾盲蛇科 Anomalepidae
有4属约20种,分布于中美洲南部及南美洲北部。上下颌均具齿。包括Anomalepis属、Helminthophis属、Liotyphlops属、Typhlophis属。 [4] 
盲蛇科 Typhlopidae
约6属约229种。分布于非洲、亚洲及大洋洲的热带、亚热带地
钩盲蛇 钩盲蛇
区,少部份分部于中美洲。小型蛇类,形似蚯蚓,头小尾短,圆柱形,从头至尾粗细一致。最小种类全长仅95毫米,如小盲蛇Typhlops reuter;最大种类为非洲的巨盲蛇Typhlops hambo,全长可达775毫米。一般全长150~毫米。仅上颔具齿。口小,位于头端腹面;眼小,不明显,隐于半透明的眼鳞下;背鳞、腹鳞分化不明显,通身被鳞为大小一致的圆鳞。头骨连结牢固,适于掘土穴居。体内有骨片状残余的腰带(后肢附着骨)。多数种类穴居土中,或隐栖于砖石下或缸钵底下,夜晚或雨后至地面活动。食昆虫、虫卵和幼虫,如白蚁、白蚁和幼虫;也吃蚯蚓和多足类。卵生,少数卵胎生。我国有2属4种,包括钩盲蛇属Ramphotyphlops两种和盲蛇属Typhlops两种,常见如钩盲蛇R.braminus [4] 

原蛇亚目 Henophidia

大中型的原始蛇类,多有后肢带残余。有9科。 [4] 
蟒蚺科 Boidae
有20余属约60种。分布于热带地区。为较原始的低等无毒蛇类。通身
绿水蟒 绿水蟒
被鳞较小,但已分化出腹鳞。泄殖肛孔两侧有爪状后肢残余,体内尚有后肢带残余。最长者可达11米以上,如南美的绿水蟒Eunectes murinus,为最大的蛇类;最小者沙蟒Eryx仅长30余厘米。树栖、水栖或栖沙土中。食各种脊椎动物,大型种类可吞食较大偶蹄类。捕得猎物即缠绕,待窒息后吞食。卵生或卵胎生。卵生者产卵最多可达100枚以上,一般几十枚;母蛇有伏蜷卵上习性。分为3亚科:蚺亚科Boinae(胎生,有7属27种)、沙蟒亚科Erycinae(胎生,有4属14种)、蟒亚科Pythoninae(卵生,有8属33种,仅分布于旧大陆)。我国仅2属3种,包括沙蟒Eryx miliaris鞑靼沙蟒Eryx tataricus和蟒蛇Python molurus [4] 
岛蚺科 Bolyeridae
仅2属2种,包括分布于马达加斯加岛东北部马斯克林群岛(Mascarene)的圆岛上的岛蚺(圆岛蚺)Casarea dussumieri和已灭绝的雷蛇Bolyeria multicarinata。卵生。由于人为的栖地破坏和带来的猪的竞争,圆岛蚺分布越来越局限。 [4] 
林蚺科 Tropidophiidae
有4属24种。分布于墨西哥到南美洲北部以及加勒比海诸岛。体型很小,最小者身长仅32厘米,大者也不过1米。地栖。卵胎生。 [4] 
亚洲筒蛇科 Cylindropheidae
有1属8种。分布于东南亚。头小,背腹扁平,吻端宽而圆。无鼻间鳞、颊鳞和眶前鳞,腹鳞略大于背鳞;尾短。生活于稻田或花园等泥土疏松处,穴居,捕食时才到地面活动。捕食其他蛇类、鳗类。受到威胁时,将尾竖起,如膨颈的眼镜蛇头部,以恐吓敌害;与此同时,另一端真正的头则伺机钻入岩缝或木片之下,尾亦随后入内。卵胎生,产仔蛇3~13条。我国仅1种,即红尾筒蛇Cylindrophis ruffus,广泛分布于东南亚,但在我国数量稀少,仅福建厦门、海南和香港采到过标本。 [4] 
筒蛇科(管蛇科)Aniliidae
仅1属1种,即筒蛇Anilius scytale。分布于南美洲北部。具后肢带残余。全长不到1米,体色鲜艳,但无毒。 [4] 
倭管蛇科 Anomochilidae
仅1属2种。分布于苏门答腊马来西亚。穴居。如李氏倭管蛇Anomochilus leonardi,为濒危物种。 [4] 
针尾蛇科 Uropeltidae
有8属47种。分布于印度南部和斯里兰卡。中型穴居蛇类,与管蛇相似但无后肢残余。尾端具大型鳞片,有辅助掘土作用。 [4] 
美洲闪鳞蛇科 Loxocemidae
仅1属1种,即美洲闪鳞蛇(墨西哥穴蟒)Loxocemus bicolor。分布于墨西哥南部到哥斯达黎加。穴居。 [4] 
闪鳞蛇科 Xenopeltidae
仅1属2种。主要分布于东南亚。因鳞片在阳光下可闪耀虹彩光泽而得
闪鳞蛇 闪鳞蛇
名。全长近1米,体圆柱形。头和眼均小,尾短。腹鳞较窄,其宽度不到相邻背鳞的3倍。穴居,栖息于树林或田野泥土松软处,多躲藏于朽木、石块下。捕食蚯蚓、蛙和小型哺乳动物。性驯善,不主动咬人,如受激惹可迅速颤动其尾部。卵生,产卵6~17枚。闪鳞蛇Xenopeltis unicolor分布于东南亚和南亚,我国见于云南西双版纳、孟连和广东;海南闪鳞蛇Xenopeltis hainanensis为我国特有种,可分2亚种,指名亚种仅分布于海南省,大陆亚种分布于南方各省,数量稀少。 [4] 

新蛇亚目 Caenophidia

进步的蛇类,肢带已经完全消失,一些种类还进化出了毒牙和毒腺,成为高效率的捕食者。包括现存的全部毒蛇和大多数无毒蛇,分布非常广泛,世界上大多数地方均能见到。有6科。 [4] 
瘰鳞蛇科 Acrochordidae
有1属2种。分布于印度半岛、中南半岛、印度尼西亚及大洋洲沿海。头钝圆,眼小,体粗壮,尾短且侧扁。通体皮肤松弛,覆以细小的瘰粒状鳞;无腹鳞,腹中线有1个皮肤纵褶。生活于大陆或海岛沿岸河口地带,几乎不能在陆地正常生活,以鱼为食。在有的地方数量极多,常成群集队,渔民捕鱼时常被捕入网中。卵胎生,每次产27仔左右。我国极少见,仅在海南省三亚沿海捕获过1条瘰鳞蛇Acrochordus granulatus。本科是界于原蛇与新蛇之间的类群,既可属原蛇亚目也可属于新蛇亚目。 [4] 
游蛇科 Colubridae
有近300属约1400种,包括2/3现存蛇类,是蛇目最大科,可分为多
环颈蛇 环颈蛇
个亚科。头背面覆盖大而对称的鳞片,背鳞覆瓦状排列成行;腹鳞横展宽大。上颌骨不能竖立,其上生有细齿;少数种类为后沟牙类毒蛇,即最后2~4个细齿形成较大而有纵沟的沟牙。形态和习性多样性丰富,树栖、穴居、水栖或半水栖。卵生。我国有36属141种,分隶于闪皮蛇亚科Xenodermatinae、钝头蛇亚科Pareatinae、游蛇亚科Natricinae和水游蛇亚科Homalopsinae [4] 
穴蝰科 Atractaspididae
有11属66种。分布于非洲及中东。分为2亚科:穴蝰亚科Atractaspidinae(1属18种)和食蚣蝰亚科Aparallactinae(10属48种)。有毒。是从游蛇科独立出的一科。 [4] 
眼镜蛇科 Elapidae
有44属186种,可分为环蛇亚科Bungarinae、眼镜蛇亚科Elapinae和虎蛇亚科Notechinae。广布于欧洲以外的各大洲。陆栖。上颌
眼镜蛇 眼镜蛇
骨较短,水平位,不能竖起;前沟牙类毒蛇,主要为神经毒,也有混合毒者。包括许多剧毒蛇种,如内陆泰攀蛇(细鳞泰攀蛇)Oxyuranus microlepidotus黑曼巴蛇Dendroaspis polylepis等,其一次排毒量可以杀死25万只老鼠。我国有4属8种,主要分布于长江以南,如金环蛇Bungarus fasciatus银环蛇Bungarus multicinctus丽纹蛇Calliophis macclellandi眼镜蛇Naja naja眼镜王蛇Ophiophagus hannah。其中眼镜王蛇全长可达6米,为最大毒蛇。 [4] 
海蛇科 Hydrophiidae
有16属约50种,可分为海蛇亚科Hydrophiinae和扁尾海蛇亚
长吻海蛇 长吻海蛇
Laticaudinae。主要分布于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热带海域中。前沟牙类毒蛇,为神经毒,但主要作用于横纹肌,故又称肌肉毒,毒性极强,属于最强的动物毒。体后部及尾侧扁,适于游泳;鼻孔开口于吻背,有可开关的瓣膜。腹鳞退化或消失。肺发达,从头延伸至尾;也可用皮肤呼吸。舌下有盐腺,可排出随食物进入体内的过量盐分。栖息于沿岸近海,食鱼。多数卵胎生。我国有10属16种,常见如蓝灰扁尾蛇Laticauda colubrina长吻海蛇Pelamis platurus。常归于眼镜蛇科。 [4] 
蝰蛇科 Viperidae
有16属188种,可分为蝰亚科Viperinae白头蝰亚科Azemiopinae
竹叶青 竹叶青
蝮亚科(响尾蛇亚科)Crotalinae(鼻眼间有颊窝)。头大,三角形,略扁,颈细而明显;蝮蛇鼻眼间有颊窝,是热能的灵敏感受器,可测知周围温血动物的准确位置,蝰蛇无;上颌短而略高,前端着生一对长而弯曲的管状毒牙和几对后备毒牙,张口时能竖立,闭口时倒卧于口腔背部,为血液循环毒蛇。头被为大而对称鳞片或全为小细鳞。体粗壮或粗细适中。尾短;响尾蛇末端具有一串角质环,为多次蜕皮后的残存物,遇敌或急剧活动时迅速摆动,每秒达40~60次,能长时间发出响声。我国有5属21种,如白头蝰属Azemiops、蝰属Vipera、蝮属Agkistrodon尖吻蝮属Deinagkistrodon、烙铁头属Trimeresurus(如竹叶青)。 [4] 

中国毒蛇种类

从全国各省区的情况来看,毒蛇分布状况相差悬殊,北京、河
蛇
(2张)
南、河北和天津四省市各自仅有1种毒蛇;山西、黑龙江、青海和上海四省市也各自仅见2种。云南、海南、台湾、广西、广东、福建六个省区毒蛇种类较多,毒蛇种类均在22种及亚种以上,福建省和台湾是我国毒蛇种类最多的两个省份,各有30种及亚种。澳门特别行政区蛇类分布状况未见报道,但并不说明该特区无蛇类分布。

利用状况

蛇类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不仅可以药用和食用,而且是中国民族乐器二胡等的重要原材料。中华民族是最早认识和利用蛇类资源的民族,早在2000年前的中国医药学著作《神农百草》就记载了部分蛇类产品的药用功效,《本草纲目》(李时珍,明代)记载的药用蛇类达十余种。中国民族乐器中使用蟒皮的除二胡外,还有三弦、手鼓等。二胡的历史可追溯到1000多年以前,三弦和手鼓的历史也可追溯到500年以前。在蛇类资源利用上,不单单是中国的蛇类资源利用历史悠久和需求巨大,而且其他一些国家对蛇类资源也有着相当大的利用量。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是蛇类出口大国之一,这也从另一方面影响着中国蛇类野生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3] 
早在2400多年前,《山海经》在记述巴蛇时就有“君子服之,无心腹之疾”之记载;秦汉时期,更有“越人得髯蛇以为上肴”之记录。从唐代大文豪柳宗元的名作《捕蛇者说》,可以看出当时对异蛇(即五步蛇,也叫尖吻蝮)野生资源的大量利用。随着现代中国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在食用、药用和利用蛇类皮张制作二胡等民族乐器导致蛇类消耗量持续增长的同时,利用蛇类原料生产保健品、化妆品、皮制品等范围和数量也快速增加,导致了对蛇类资源的需求量不断增长。 [3] 
中国药用蛇类多达70种,《中国药典》收录了薪蛇(五步蛇,尖吻蝮)、乌梢蛇、金钱白花蛇(银环蛇)和蛇蜕(乌梢蛇、锦蛇和黑眉锦蛇)作为商品中药材。对药用蛇类的需求量也非常巨大,根据《中国中药资源》的资料统计,薪蛇的年需求量约为5.3万千克,乌梢蛇约为154万千克,金钱白花蛇约为89万千克。如天津中新药业所属企业乌梢蛇年用量在1000~5000kg,薪蛇年用量在1000kg左右。 [3] 
目前,中国对蛇类资源的需求除食用外,主要包括中药、保健品、化妆品、民族乐器和皮革制品等生产行业,市场需求量较大的蛇类主要包括:蟒蛇、眼镜蛇(包括舟山眼镜蛇孟加拉眼镜蛇)、滑鼠蛇五步蛇蝮蛇银环蛇王锦蛇乌梢蛇等。 [3] 

缅甸晓蛇

由中国、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科学家组成的国际科学团队日前在产自传奇的琥珀产区——缅甸北部克钦邦胡冈谷地的两块琥珀中,首次发现蛇类标本,并揭示了一个前所未知的物种。 [1] 
“蛇骨”琥珀中,连续蛇骨长4.75厘米,包括了约97枚椎骨、一些肋骨和皮肤。这些椎骨十分细小,最小的单块尾椎仅约0.35毫米长。它的尺寸和形态显示了其很可能是一个刚“破壳”的蛇宝宝。 [1] 
“晓蛇”最重要的价值有三点:一是首次在琥珀中发现的新生蛇,让人们了解到古蛇的发育;二是它的骨骼类型很特别,是区别于以往所有蛇类的全新物种;三是这些标本表明古代蛇类曾在海洋边缘的森林中生活,这意味着早期蛇类的生态多样性超出以前的认知。 [1] 
目前,南欧、非洲、北美、中东和南美发现的同时期蛇类化石,都是发育成熟的蛇类。因此,距今9900万年的新生“晓蛇”填补了演化线索上的重要一环——其幼蛇的特征在蛇类化石中可谓“史无前例”。 [1] 

濒危现状

《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评估蛇类43种,其中野生灭绝1种,极危8种,濒危9种,易危11种,需予关注11种,数据缺乏2种,未予评估1种。《中国物种红色名录》评估蛇类208种,其中极危5种(2.4%),濒危4种(1.9%),易危60种(28.8%),近危28种(13.5%),需要关注81种(38.9%),数据缺乏23种(11.1%),未评估7种(3.4%)。其中,最为濒危是莽山烙铁头,现存野外种群个体数量不足500条,处于极度濒危状态。 [3] 

保护管理

作为一个生物资源大国,中国蛇类具有丰富的物种多样性和资源优势特点,是全球最为丰富的蛇类资源国家之一。蛇类保护与利用在中国由来已久,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重视蛇类资源的保护与利用管理,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药材资源保护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等法律法规,来保护蛇类等野生动物和包括药用蛇类在内的野生药材资源,建立相关的自然保护区对蛇类栖息地和种群进行有效的保护与研究。国家林业局确定了“加强资源保护,积极驯养繁育,合理开发利用”的保护利用方针,采取有效措施,强化野外资源保护,促进人工资源培育,逐步实现了由利用野外资源为主向利用人工繁育资源为主的战略转变,统筹兼顾资源保护、可持续利用和传统文化与中医药产业的协调发展。 [3] 
法律法规建设及执行
保护蛇类资源与蛇类利用一样,在中国由来已久。中国先民在古代就有保护野生资源的认识和行动,使得生物资源得以持续利用。早在八世纪以前,福州人就发明了活蛇取胆的方法。 [3] 
早在1958年,国务院在《关于发展中药材生产问题的指示》中,就提出“保护和有计划地发展地道中药材的生产”,“必须注意野生药材的保护与采集”和“积极有步骤地变野生动、植物药材为家养家种”。其中就涉及到药用蛇类的保护利用问题。1980年,中国正式加入“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华盛顿公约,CITES)”,加强管理野生动植物资源的国际贸易。目前中国已有5种蛇列入CITES附录Ⅱ。1987年,国务院进一步颁布了《野生药材资源保护管理条例》和《国家重点保护野生药材物种名单》,将银环蛇(金钱白花蛇)、乌梢蛇和五步蛇(蕲蛇)列为二级保护的药用珍稀濒危野生动物。伴随着野生动物保护事业的发展,中国逐步加强了对蛇类野生资源的保护管理。特别是1988年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后,1989年国务院批准发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将蟒蛇列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1992年中国签署了《生物多样性公约》,1994年国务院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2000年国家林业局将205种蛇类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各省区市也先后将许多种蛇类定为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从而在法律基础上有力促进了中国对蛇类资源的保护管理,以行政许可的形式对严格管理猎捕和经营利用蛇类资源,并对蛇类资源消耗进行宏观控制。 [3] 
2003年国家林业局发布了《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2004年进一步发布了《关于促进野生动植物可持续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对野生动植物野外资源实行普遍保护,禁止或严格限制猎捕野外资源直接用于商业性利用,并严禁以食用为目的猎捕野生动物。上述要求使得中国绝大多数餐饮企业停止了经营蛇类菜肴的活动,极大降低了蛇类资源消耗量。国家林业局、卫生部、工商总局、食品药品监管局、中医药局五部门于2007年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赛加羚羊、穿山甲和稀有蛇类资源保护和规范其产品入药管理的通知》,明确要求停止野外猎捕蛇类活动,引导和规范蛇类人工繁育活动,并对库存蛇类原材料进行核查、登记造册、标准化封装和定点保管,还限定了蛇类原材料使用范围,确定了宏观控制资源消耗总量的措施,对含蛇类成分制品实行专用标识管理制度。与此同时,中国野生动物保护执法监管力量不断加强,建立了以森林公安、野生动物保护行政管理体系为主,工商、海关等相关部门各司其职的执法体系,经常性开展执法检查和专项打击行动,有效遏制非法猎捕和经营利用蛇类及其他野生动物势头。 [3] 
通过运用法律手段,有效的保护了一些蛇类资源,使得某些蛇种的野外资源得到恢复,种群处于健康发展之中。赤链蛇(Dindon rufozonatum)是长三角地区利用的主要蛇种之一,对安徽省赤链蛇的调查结果表明,皇甫山和大别山两地赤链蛇种群年龄结构特点及种群结构比较稳定,种群总体处于增长状态;性别比例基本平衡,种群处于健康发展之中。 [3] 
自然保护区建设
建立自然保护区是保护好野生动植物的重要途径,不仅对野生资源的动态变化进行常态调查和监测,而且极大强化了野外种群及其栖息地保护管理。1980年,国务院批准建立了以保护中国特有珍稀蛇类蛇岛蝮(Gloydius shedaoensis)为主要对象的辽宁蛇岛老铁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建立保护区以来,保护区科研与管理人员与国内外科学家合作对蛇岛蝮的保护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和保护工作,蛇岛蝮种群得到了显著恢复。此后,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将莽山烙铁头蛇(Protobrothrops mangshanensis)作为重点保护对象,从资源调查监测、人工繁育放归等方面开展了大量保护工作,2008年召开了中国首届莽山烙铁头蛇保护工程研讨会。保护区的建设有效的保护了蛇类野生资源,据报道,从2000年到2003年河南鸡公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分布的25种蛇种群数量有增加的趋势。尽管自然保护区在蛇类资源保护方面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但是相对于中国广阔的地域、丰富的蛇类多样性和资源的不断衰减,对蛇类的保护需求迫切而强烈。 [3] 
资源利用模式转变
为了满足可持续利用的需要,还必须进一步加强人工驯养繁殖的发展,促进人工资源的培养,实现由利用野外资源为主向利用人工繁育资源为主的战略转变。 [3]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 查看全部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科学百科生命科学分类 自然 生物物种 动物